400-082-8218
欢迎访问君至尊酒业公司官网!

糯坤解密酱香酒涨价潮的真实原因

作者:糯坤

1606114761(1).png

糯坤:在社会经济动荡时期,茅台凭借稳固的品类基础、强大的品牌力量以及不可置疑的企业实力获得社会青睐,兴起“茅台热”、“酱香热”,带动了酱酒涨价潮。


今年疫情最严重时,茅台酒价格一度跌破2000元/瓶大关,但短短数月后,茅台酒价格就突破3000/瓶关口。即便,相关部门点名批评,茅台采取措施自我调控,现在价格依旧维持在2800元/瓶左右。


茅台系列酒的出厂价、建议零售价格没有变化,但是市场实际成交价格大幅上涨。除此,其他酱酒品牌也有涨价。郎酒、国台、钓鱼台等均已经发布正式的涨价通知。


那么这波涨价潮仅仅是因为茅台带动吗?


简单来说,大部分酱酒企业是跟风涨价,随意性很高。但部分头部酱酒企业涨价是战略性的,是根据市场变化进行战术调整。因茅台酒市场实际成交价格已经升至3000元左右,部分头部酱香酒都在抓紧时间优先占领空出来的价格空间,以保证市场定位。


浙商证券今年10月发布的研报认为,郎酒正试图通过提价来带动品牌价值的提升,巩固次高端酱酒的地位。从去年起,郎酒便不断通过控量(以去年1万吨可售量为起点,每年新增不超过2000吨)以保证稀缺性,再螺旋式提价。按照郎酒的设想,青花郎2021年目标终端成交价要达到1500元。为配合量价政策,郎酒还将拉长储存周期(从5年提升至7~10年)以提升产品品质。


而作为酱酒中产品主打中高端的酒企,钓鱼台则明确表示,今后不再扩产,大打稀缺牌。目前钓鱼台的产能为3000吨,而茅台酒的产能为4.99万吨。


另外,酱酒成本的上涨也催促着酱酒价格上涨。“今年疫情,国外的粮食进口受阻。现在,养猪的饲料产业粮食需求大,进口受阻后只能转向国内用粮,这挤压了国内酿酒的用粮。”一位茅台系列酒经销商表示。


即便有市场条件铺垫,但是酱酒热度极度空前,也需要保持警惕。在不久前举行的2020贵州白酒企业发展圆桌会议上,金东投资集团董事长、华致酒行董事长吴向东就对当前的“酱酒热”也说道,“酱酒热不代表什么(方面)都热。目前酱酒消费的热度并没有代理、投资那么热。”


实际上,从去年开始,酱酒企业基本就集体进入了“扩产模式”。预计未来5年内,将有近20万吨新增酱酒产能释放。2019年我国酱酒产能约为55万千升,占白酒总产量额7%左右。据预测,未来几年内我国酱酒产能将达到80万千升左右,相当于16个茅台的产能。


在酱酒热的市场环境下,厂商应该明白,涨价只是一种市场手段。在看到市场机遇的同时,亦不能成为投机主义者。糯坤告诉你:品质、品牌等内功才是酱酒企业进入下半场之后的制胜关键。


在线客服